定做工衣
您的位置:首页 » 定做工衣 > 正文

《暴雪将至》:白雪皑皑,将至未至

 
作者: 王定制 时间:2018-01-02  文章来源:定做工衣

1997年是什么?

1997年,对我来说还是记忆模糊的时光。只记得街对面的工厂区,每到傍晚会有一片片深压压的工人骑着自行车的出来,他们穿着藏青色的工服,饭盆叮叮当当的发出愉快的声音,车把上挂着从厂区里买的大白馒头,略显焦急的冲回家给家人准备晚饭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他们都消失不见了。曾经威严的、又高又大的厂房,一下子空空荡荡,像是一个个阴凉的吸人洞穴。我从来都不敢走上前。

偶尔家人聚会的席间,隐约听到爸爸妈妈的哥哥姐姐们说起的都是"下岗"、"内退"、"买断"这些我无法理解的陌生词汇,还有夹杂其间的"1万块"、"2万块"。

不久后的春晚,小品演员黄宏喊了一句"咱工人要替国家想,我不下岗谁下岗"。刘欢老师唱的《从头再来》也传遍大街小巷。

所谓的"故事"

《暴雪将至》的故事背景,就发生在这样的年代里;1997年。故事的男主人公就是《从头再来》中所唱的一个"有心""有梦"的小人物。

"神探"余国伟,一个工厂中的保卫科科长,这个身份说起来很微妙。他在讲究效益的"工厂"中,却在一个没有效益的保卫科里,他可以拿着警棍、别着手铐去审视与拷打每一个工人,他却又不是警察。他在这样的夹缝中努力活着,所以他对"体制内"是那么的向往。

转到体制内的方式,无外乎两种:要么以保安的身份与工厂的效益部门一决高下被认可;成为一个被表彰的"劳动模范",要么像轴承厂的老马被警察系统破格录取。不论哪个方向,都是被国家认可,被更多人认可,这是他对"体制内"的向往,对"权利"的追求。而通往这条"体制内"的手段,就是他所拥有的"神探"技能。

所以当有一起女工人被害事件发生的时候,他是那么兴奋,大显身手的好机会来了!破了这个"连环女尸"杀人案,就能转到体制内了。他兴奋的冲进现场,颠颠地跑着说"放下电话就来了,没耽误什么事吧"。其后的日子里,他开始慢慢使用他的破案方法:蹲点;因为笃定犯人喜欢故地重游;摸线索;去灯光球场找那个女人调情聊天;甚至不惜钓鱼执法;放上钥匙作为线索,使用他最擅长的"眼力",下班时段站在工厂门口就能看出来谁干了坏事。

案件终于有了眉目,并与"凶手"在火车间、工厂区,上演一场生死追逐。"余神探"险些被凶手勒死。徒弟不幸在追击中死亡。案件到这里,再一次失去了线索。

当他看到妓女"燕子"的照片时,又有了新的思路。警察老张说"这些死了的女工,都有些相似之处",看那清纯甜美的燕子与它们多么相似!警察老张还说"他(指凶手)喜欢出现在这条老街"。余神探赶紧租下老街"小香港"的理发店,暗中观察着燕子的一举一动。他相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,信誓坦坦的对燕子说"我要保护你"。

"我要保护你"……燕子望着这个有点优秀有点木讷的保卫科科长,她以为这是爱情。而当她发现日记,发现自己只是"余神探"诱饵的时候,脆弱的燕子再次选择自杀,用她能实现的最决绝的方式。

一切都失控了。大雪要来了,工厂要倒闭了,案件没有线索了,最爱的女人永远的离开了……余神探悲愤、余神探失望、余神探不知道该如何去触碰到体制内,他所梦想的一切都没有了。

他将怒气撒到"他以为的凶手"身上,一下、一下、又一下,打到血肉模糊。警察说"他疯了"。他是疯了。难道他还剩什么了吗?什么都没有了。一晃10年,他从牢狱中出来。那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不见了。他老了。"你叫什么?""余国伟"。"余下的余,国家的国,伟岸的伟。"

"姓什么?""余,多余的余"。10年过去,他成为了那个"多余的余"。而这时,他才知道一切不过是一场徒劳,真凶早已受到老天的惩罚。暴雪终于飘然而至。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fchang.cn/xnnzb/1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