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衣定制
您的位置:首页 » 工衣定制 > 正文

工友眼前的一道风景

 
作者: 王定制 时间:2018-01-05  文章来源:工衣定制

“作业车检查完毕,斗臂升降正常。”

“作业工具检查完毕,全部符合要求。”

9月2日10点整,在塔河油田,6个年轻人正向一个小个子大声报告着。醒目的红工衣、红头盔,给空寂的沙漠带来鲜艳的色彩和动感。

年轻人是西北油田供电管理中心代运行班的作业人员。小个子是作业负责人田兆峰。老田个子虽不高,每逢作业一脸凝重,不怒而威。将近天命之年的他,分管供电管理中心最有压力的带电现场作业。

1小时前,他们接到电调通知:九区107号杆隔离开关熔断跳闸,要立刻更换。9区电网担负着43口油井的供电任务,停电1小时就是几百万元的损失,必须带电作业。老田带人驱车40多公里从基地急速赶到。

听完报告,老田还不放心,又强调了一些注意事项。带着这帮“活蹦乱跳”的年轻人干这危险的活儿,可马虎不得。

“上啦!”小郭一看老田脸色缓和了许多,欢叫一声,同小王没几下就翻上了作业车,嗵一声,跳进了斗臂里。

老田吼了一声:“激动啥?不行,下来!”他觉得这个小郭聪明、机灵、干活麻利,很像自己的儿子,心里非常喜欢,当面却总忍不住对他格外严厉。

老田和儿子聚少离多,一年也见不了几次,却天天和这群孩子在一起,他有时候觉得他们就是自己的孩子。他们比自己的儿子大不了几岁,人生刚刚开始,有的还刚谈恋爱,有的还没对象。老田知道一个小小的疏忽、一个不经意的误操作意味着什么。他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,这是一个作业负责人、一个父亲的责任。

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个年轻人穿好防护服、绝缘靴,戴上绝缘手套,然后,作业车斗臂把两个人送到电线旁,他们开始裹绝缘毯。

沙漠里的阳光像钢针一样扎着人的脸,气温越升越高。小郭和小王伴随着电线发出的嗡嗡声娴熟地作业。

不一会儿,绝缘服里边的衣服就全湿了,小郭擦汗的时候偷偷往下瞄了一眼老田——老田像一尊雕像笔直地站着,一动不动地仰脸抬头,紧盯着自己。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模糊身影,但他能感到老田目光里的关切,甚至能看到他嘴角挂着一丝挑剔。

小郭哪敢松懈,他口里念着操作规程,一丝不苟地按照要求操作着。拆下装置,拆下电缆,然后用软绳系上,又把新装置系上去。一个螺丝一个螺丝地紧固,又把新的电缆用细铁丝密密地扎好。

两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。在清脆的合闸声里,4个新的隔离开关正常工作,线路恢复。

小郭和小王脱去绝缘服,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。再看老田,衣服全湿透了。两个小时里,他保持着一个姿势,眼睛没离开小郭他们。尽管嘴唇都干裂了,可裤兜里的矿泉水连盖也没打开。

老田干带电作业有13年,年年都是安全标兵,他带领的班组从未发生过事故。他常说,能做到常年不懈怠、一丝不马虎地按章操作,靠的是同事间亲人般的关怀。

每次带队作业,无论时间长短,老田总是这样站着,就像沉默地守在村口等儿归来的老父亲。时间长了,那就成了大伙儿眼前的一道风景。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fchang.cn/zktmk/166.html